最后的奇遇


对人类来说,死后的生命是一个谜,也可能是希望。近来,我常与从死亡中复苏过来的病人当面交谈,发现他们的经历是好坏参半的。某个病人,可以有一个很有启发性的美好回忆,而另一个病人,则可能认为他的经历不好而予以隐瞒。
在以下的篇幅里,我们将要叙述一些“好的”、“坏的”和“奇怪的”死亡经历。不过在讨论这些奇特经历之前,先让我们看一个典型的灵魂离开躯体的经过。

灵魂脱离躯体的典型例子
灵魂脱离躯体的程序,通常如下:濒死的病人突然昏厥或在无痛下失去知觉,但他却仍能听见医生宣布他已死亡。随后他发现他已离开了自己的躯体。于是,如同一个旁观者一样,在屋子里观察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他看见医生在抢救他的躯体,有时因为视线受阻,他不得不绕过他人;他也可能会站立或漂浮在医生和护士的背后,从他们的头后面向下观看他们的抢救工作。他知道有谁在房子内,也知道他们在讲什么。他很难相信自己已死了,且不信那个无生命的身体就是他自己,他感觉很舒服,那空了的躯体就好似一件奇怪的物体。
当他习惯了这种奇特的情况之后,就发现他有了一具超感觉的新身体。他不是一个鬼魂,正如以前一样,他有思想、有感觉,并可以讲话。不过现在他又加添了能力;他可以自由往来和做任何的事情,另外他也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当他经过一个长的,有墙壁的黑暗通道时,他可能会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他的速度可以或快或慢,但他不会碰着墙壁,也不会摔倒。当他到达通道尽头时,他也许会看见一个非常美丽和光亮的地方,在那里,他能与以前死亡了的朋友和亲属谈话。他可能会被一个光明使者或黑暗使者接见,那地方通常都美得难以形容,它可以是一片绵延起伏的大草地,也可以是一个华美的城市;但也可能是一个无法描述的可怕的地牢或大洞穴。他过去的一生也许会在那一瞬间重现,好像是审判前的预告。 正当他与他的朋友或亲属一同行走时,就会碰到一个他不能超越的屏障,使他必须回转。就在那时,他突然地发现他已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他感到有一种电流的刺激,或因别人挤压他胸部而产生的胸痛。
一般说来,这样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人生和性格,有着很深远的影响。若经历是愉快的,特别是当他发现死亡本身是不痛苦和无恐惧时,他将不再惧怕死亡,他甚至渴望这种经历再现。但有时,当他把这经历告诉他的朋友时,他可能受到嘲笑或讽刺。在这种情况下,他将会保守此秘密而再不述说,因为用话语来形容这些非地上的事情已是十分困难,更何况当事者还遭到别人的嘲笑呢。至于那些不愉快的,或是遭受惩罚的经历,他更不会吐露半句。
可怕和愉快的经历可能会是一般多。如同那些有好经历的人一样,有可怕经历的人,也能看见别人在抢救他们的身体,同时也不相信他们已经死了。当他们离开房间以后,就进入一个黑暗的通道和潮湿的环境。他们看见一些奇怪的人潜伏在阴影之中,或在燃烧的火海旁边,那些可怕的情况难以形容和不堪回忆。所以它不象愉快的经历那样,容易得到比较确切的描述。
立刻同死亡后被抢救复苏的病人交谈,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因那时他们正在困扰中,需要帮助。也就是说,在他还没有忘记和隐藏起那些经历之前,和他们谈话可以达到最佳的效果。这些奇特的反面经历,将深深地影响他们的生活和对死亡的看法,我没看到一个有此经历的人,永远是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
我的观察
我是在看了伊利莎白·谷巴·露丝(Elisabeth Kubler-Ross)著的《在死和死亡边缘》一书,以及瑞蒙·慕迪医生(Dr.Raymond Moody)有关《生命以后的生命》的报导之后,开始研究死后经历的。我真不相信这些事情,他们的那些叙述太好了,太乐观得令人难以相信。当我年幼时,我受过了"好地方"和"坏地方"–天堂和地狱的教育。当我抢救的一个复苏病人,告诉我他曾去过地狱之后,我随即相信圣经是真实的。我认为有的人要到"坏地方"去,但是很多的叙述都是到"好地方"去,所以我想某些"好的"经历,可能是撒但(魔鬼)装作"光明的天使"(哥林多后书11:14)给人的一个错觉。或者那有美好环境的相遇地方,是代表一个"挑选的地点",即仅是个预先审判的地方,所以大多数人都会提到有一个不能超越的屏障,病人都在通过屏障之前回到他们的躯体。例外的仅有少数,他们被允许通过屏障,到达那看来好像天堂或地狱的地方,这些我们将在后面讨论。
研究了这些结果之后,我认为瑞蒙·慕迪医生和谷巴·露丝所报告的,以及后来卡尔斯·奥斯和厄伦德·哈瑞森医生(Dr.Karlis Osis and Erlendur Haraldsson)写的《在死亡时刻》中的例子,不全是病人们自己的回忆,而是这几位医生的叙述。我发现大部分坏的经历,都被病人深深地压到下意识和潜意识中去了,因为它们令人太痛苦和受到困扰。所以当病人清醒后,他们只回忆那些好的经历,或者根本不谈任何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还有部分病人,因为受到复苏术间断的影响,他们可以"死亡"和"复活"好多次,并有几次灵魂离开躯体的经历,可是他们记住的也仅是那些好的经过。
据我所知,与谷巴·露丝医生和瑞蒙·慕迪医生,以及其他的精神病专家和心理学专家交谈过的病人,都不是他们亲自抢救复苏的,而且他们同病人交谈的时间,并非即刻,而是在病人复活几天或数周后。我曾多次询问过我亲自抢救复苏的病人,十分奇怪的是,我从中发现了很多坏的经历。所以我认为,如在病人复活后即刻与他(她)交谈,就可以发现相等的好、坏经历。但是,由于许多医生不想证实有灵魂,就害怕去询问病人有关死后的经历。 很多年前,著名的精神病专家马耳斯医生(W.H.Myers),发表了他对在复苏即刻就进行交谈的意见,他说:
从一些刚刚由昏迷中醒过来的病人口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较多的东西,这些当时提供的情况,要比以后回忆的为多,并且应该立刻记录下来,这样可以避免它们从病人的潜意识中很快消失掉,即便病人将来不死,这做法也是必要的。
在我的研究工作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询问过一些曾使病人复苏的医生,在他们的报告中,"好的"和"坏的"的经历是相等的。这样加上我过去遇到的,就有大量的、足以信靠病例可以用来比较和探讨。
过去的奇遇
重温有关文献,我发现在圣经中,有一例近似口对口的复苏抢救例子(参列王纪下四章三十四节);
另外在公元八世纪,藏族的《死亡之书》也有首次记载。古代的观念和现代经历的雷同,的确令人感到意外。它们有关于灵魂离开身体的描述,和灵魂如何有身体的感官,只不过现在比过去更详细。据记载,灵魂在瞬间内可以穿过墙壁、岩石或者其他障碍物,也能随意行动。灵魂可以在光亮的环境中,遇见他们已死去的亲属。灵魂将根据他生前的所做所为接受审判,和有不同的命运。
其次,我看见一个早在一千七百年的瑞典著名作家,以马内利·斯伟顿保(Emanuel Swedenborg)的著作,他叙述了自己的经历。在一次死亡中,他的灵魂离开了身体,他看见和清楚记得所发生的事,那灵魂离开身体的过程和发生在其他从死里复活的人身上一样。他首先遇见了天使和一些灵魂,他们在用同样的语言谈话,在那里天使和灵魂的话语进入了他的思想中。他发现他的朋友仍旧认识他,以前他曾讲过和做过的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下呈现在天使面前……在死后任何事物都不能隐藏。
对我更有价值的,是堪萨斯州的威尔斯医生(Dr,Wiltse)在一八八九年的报告,他叙说了雷尼斯医生(Dr,S,H,Raynes)治疗他的经过,这件事曾记载于一八八九年十一月的圣鲁易内、外科医学杂志上(St.Louis Medical and Surgical Journal)。有一次,威尔斯医生因患伤寒病昏迷,当雷尼斯医生发现病人停止呼吸三十分钟,而且在四个小时内扪不到脉搏之后,他认为病人已经死亡了,这时教堂的丧钟也敲响了。
当回忆他自己的死亡时,威尔斯医生说:
当我再恢复意识后,察觉我仍在自己的躯体之中,但那个身体和我不再有共同的兴趣了,我第一次用惊奇和愉快的眼光看着我自己。作为一个医生,我观察到自己身体构造的奇妙,(他明白到他自己是那个躯体的灵魂,所以这样想)按着人的定义,我已经死了,然而我与一个活人却毫无不同之处。
我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了,我看着这件有趣的事情在进行–灵魂与身体的分离……我清楚的记得,我的形状和颜色如同海蜇,又象一个肥皂泡被困在水管里一样,上下左右的漂浮,最后我脱离了身体,慢慢的上升,逐渐变成人的形状。我似乎是蓝色或半透明的,当我要离开房间时,我的肘部碰到了站在门里的一、二个人的手臂,但非常奇怪,他们的手臂毫无阻挡的穿过我的手臂,而那分开的部分,就象空气再结合一样,无痛苦的又连接起来。我马上定睛注意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反应仅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刚刚离开的那条长凳,我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发现了我已死的身体。那个躯体稍微向右倾侧,好像是我经过千辛万苦才躺成那样的。我两脚靠拢,双手放在胸前,那苍白的面孔使我感到万分惊讶……有两个女人跪在我的左边痛哭,那是我的妻子和妹妹。我想引起人们的注意,想安慰和告诉他们有永生之事。于是我开玩笑般的向他们鞠躬,并举起右手同他们打招呼。我穿过他们,但他们竟对我毫无反应,这情况令我觉得好笑,我大声的笑了……最后我自言自语的说:"他们只能用肉眼看人,却看不见灵魂。他们只注意他们认为的我,但他们错了,那不是我,真正的、活生生的我并不在那里。"
我想我现在多么好,仅在几分钟以前,我还患着很重的病,而且非常痛苦,接着我最惧怕的死亡来临了。不过目前这些已成过去,我仍然是一个人,有生命、有思想,甚至比以前更聪明了,我不会再生病,也不会再死了。就在这种极度的兴奋中,我跳起舞来,然后转身往门里看,发现我那个身体的头部已与我成了一条直线。 他接着说他被举起来,有一只手慢慢地将他送入空中,然后他就向前走去。
我因道路被石头阻碍而停下,心中奇怪为什么这么美好的道路被阻塞了,正当我考虑当怎么办的时候,有一块一个立方米大小的黑云飘到我头上,我察觉到一种不能看见,但却存在的东西从云的南面进入。那东西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它好像是一种极大的智能充满着这云雾……(而当云雾)在我头的两边稍为停留的时候……一些不属于我的意念进入了我的思想。我说这些意念是它的,不是我自己的;我不能驾驭这些意念,它们好像是希腊文或希伯来文。但在我的感觉上,却如同我自己的母语一样,我觉得他在说:"一切都很好。"接着这个东西又告诉我:"这是通往永生之路,那些岩石是两个世界和生命的分界线,一旦你通过了,你将永不能再回到你的身体中。如果你在世上的工作已经结束,你可以通过这些岩石,但若考虑之后,你认为事情尚未做完,你仍可以回到自己的躯体中去……"我曾试图越过那界线,我接近它,当我抬起左脚要踏过那界线时,有一块黑云来到我的面前,我知道我应该停止。顿时,我的移动力和思想力都失去了,我两旁的手觉得无力,头也垂了下来,云彩碰了我的脸,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未经思想,我就毫不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我看了一下双手和所躺着的病床,就知道我已回到自己的躯体中,我惊讶和失望的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再死去!"我虽然十分的虚弱,虽然他们命令我不要出声,但我有足够的力量把我以上经历过的讲出来。很快,我复原了。
有关我以上所讲的这些事情的真实性,以及我当时身体的状况,有许多人可以做见证。另外如上所述,我身体在屋内的情况,他们也都在场和亲眼看到,所以,我一定是靠其他方法看见这些事的。
他如何能在无生命功能的情况下活三十分钟,我是无法明白的,因为只有少数病人能够叙述死亡和真正经历死亡。
有一位名叫德怀特·慕迪(Dwight Moody)的芝加哥鞋商(他后来成为一个伟大的传教士),在一八九九年八月,纽约的一个炎热的星期天对人说:"有一天,你将会在报纸上读到我死亡的消息,但请你千万不要相信,因为那时我比现在活得还好……我肉体的出生是在一八三七年,我灵的重生是在一八五五年,肉体可以死亡,但重生的灵将永远生存。"
在那一年年尾,慕迪已濒临死亡边缘。十二月二十二日,一个星期五的早上,慕迪的儿子威尔(Will)听见慕迪在他自己的房内说:“大地消失了,天堂之门将为我打开!”威尔赶快跑进他父亲的房里,慕迪说:“这不是做梦,它真的很美丽,假若这就是死亡,那将是甜蜜的。神在呼唤我,我必须走了,不要叫我回来。”说完他就渐渐的昏迷了,一点也不痛苦。经医生努力抢救后,慕迪又清醒过来,他想知道每一个人都在何处,他说他离开了这世界:“我到了天堂之门,那很美丽。我看见了孩子们。”当问他看见了谁时,他说:“我看见了艾琳和德怀特。”他明白他的生命快结束了,于是又说:“如有可能,我愿继续活下去,但若时间到了,我已做好准备……我知道神愿意的话,祂可以做出奇迹。医生,我要起来,我可以坐在椅上死去,也可以躺在床上死,是吗?”
终于,慕迪得到了永生的信号,他说不必再留他,那马车已经出现在屋子里了。由于慕迪曾渴望死,并暂时经历了死亡,又在看见了他死去的孩子和天堂的情景之后复活过来,所以,最后他满怀期望地安祥死去。
另一个讲述死后生命例证的,是一位精神分析学的老前辈容革医生(Dr.Carl Jung)。有一次,他因心脏病发作呈半昏迷状态。由于心脏暂时性停跳,他就离开了自己的躯体,他觉得他在一种发亮的蓝光中向上飘。后来,他在一座神殿面前停下,那门被一团火光包绕着。他说,他无法形容他所看到的美丽景况和激动的心情,因为他从未经历过,所以他认为那是一种集现在、过去及未来于一刻的奇异经历。他没有讲关于屏障和审判的事情,可能他在那儿呆的时间不够长。 在以往的历史上,描述过死亡经历或濒死经历的人包括爱迪生(Thomas Edison)、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伊利沙百·白朗宁(Elizabeth Browning)、艾迪·里根贝克(Eddie Rickenbacker),以及作家露意莎·美·实尔科特(Louisa Mae Alcott)和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观察和思想。
近代的奇事
我的一些病人有令人惊讶的回忆能力。他们不但能够把抢救时发生的事情正确的讲出来,还可以讲出我们所使用的抢救方法,以及当时屋内每个人讲的话,穿的什么衣服和衣服的颜色。由此可见,当病人昏迷时,灵魂是离体而存在的,而这种昏迷有时竟可达数日之久。
还有这样一个例子,事情的主角是一位护士,由于她有发作性的胸痛病史,我就去医院为她的心脏情况会诊。但是我在病房里找不到她,她的同房告诉我她可能去了放射科或是浴室。我敲了下浴室的门,里面没有人回答,为了避免令浴室内的人窘迫,我慢慢的推开了门,想看是否有人在那儿。
当我打开门时,看到那护士正是挂在浴室门后的衣服钩上,她个子不高,所以当门被推开时,她就随着摆动起来。原来她把一个用做治疗有颈部疾患病人的软领,挂在衣钩上,然后又把这个软领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渐渐的弯曲膝部,直到昏迷。没有窒息或阻塞–仅是逐渐的眩晕,眩晕的时间越久,她下堕得就越严重。当我发现她时,她的脸、舌和眼都突出和肿大,面色黑紫,身体其他部分是死灰色,看样子呼吸已停止好久了。
我迅速把她从钩子上救下来,使她平卧在地板上,她的瞳孔扩大,颈部扪不到搏动,胸前也听不到心跳。我开始做心外按摩,她的同房也去找人来帮忙抢救。不久,氧气面罩代替了口对口呼吸,但电击后心电图仍是一条直线(表示心跳停止),没有一点反应。
于是我在静脉内给她多次注射碳酸氢钠和肾上腺素,并不断再加入其他药品,以维持她的血压和纠正休克,然后她就被送入重点抢救病房(深切治疗部)。她继续昏迷了四天,瞳孔扩大,表示大脑因缺血而受损伤。但奇怪得很,不久她的血压渐渐恢复正常,尿量增加,最后她所有的功能都正常了。数月后她上班了,而以前由于车祸造成的长期头痛,和严重抑郁状态,现在都消失了,好像那一段时间的脑部缺血,把她的这些病治好了。
当她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第二天,我问她是否能记得发生什么事,她讲:“我记得你抢救我,你脱下咖啡色的外衣,把衣服扔在地板上,然后你又摘掉你的领带,那领带的图案是白色和咖啡色相间的条条。那个来帮助你的护士看来很担心,我想告诉她我很好,但你叫她去找一个氧气袋和静脉输液用的设备,以后又来了两个抬担架的人,这一切我都记得很清楚!”
我回忆–她那时是深昏迷,而且一直昏迷了四天。当我脱掉外衣的时候,仅有我们两个人在房内,而且她那时已经死了。那些从死中复生的人,可以讲出抢救时室内任何人的讲话,难道听觉是在死亡时最后消失的?我不了解,不过我将在以后的病例中仔细地研究它。
一个七十三岁的老人来我的诊所看病,说他胸中部有压缩性疼痛。他进门时,用手捂住胸部,走着走着,突然倒下了,他的头碰在墙上,接着抽了一、二口气,就停止了呼吸。我忙拉开他的衬衣,趴在他的胸前,听是否还有心跳,但心跳已经停止。于是我马上采用了人工复苏术,希望帮助他恢复呼吸和心跳,心电图呈示心室纤维性颤动,而每当我们使用电击时,他的身体就跳动一次,以后他醒了,挣扎的坐起来,但心室纤颤又发生了。他再次倒下,头碰在地板上,这种现象大约共出现了六次。非常奇怪,当第六次以后,静脉再给了一些支持药物并继续使用电击后,他的血压、脉搏都恢复,同时也持续稳定,不久神志也清楚了。病人一直活到现在,已经八十一岁。
有一天在我的诊所里,他想起他那反复了六次的临床死亡中的一件事,他说我当时曾对另一个与我一同参加抢救的医生讲:"我们再试一次,若电击再不成功就算了!"接着他问我:"你说算了是什么意思?你们在抢救的是我呀!"虽然他那刻不醒人事,但他听见了我讲的话,我当时真希望我没讲过那句话。
幻觉 经常有人问我,这些好的和坏的经历,是不是病人因严重的疾病或是抢救时用的药物,而引起的幻觉?另外,会不会是病人在异象中看见了他们所想看的事情?会不会因他们的文化背境和宗教信仰而受影响?这些被报告的经历是普遍的或只是异象?对于那些宗教背景不同的人,他们的经历是否相同?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卡尔斯·奥斯医生(Dr.Karlis Osis)和他的同事,在美国和印度进行了两个研究他们对一千个从事抢救死亡病人的医生和护士,提出了一些问题,下面就是这些问题答案的总结。
1、那些曾服用致幻药或镇静剂的病人,比未服用者较少有死亡经历。药物所致的幻觉,多半是病人的现实生活,而不是见到另一个世界或境界的异象。
2、可以产生幻觉的疾病,如尿毒症、化学中毒、以及颅脑损伤等,反而很少发生有死后的经历与其他情况。
3、在死后经历中所见到的天堂、地狱,不是他们过去曾想过的,他们见到的都是从未思考过的情况。
4、这些异象和想象无关,因为事前并不知道哪个病人会有这种经历。而这些异象和经历,在一个相信自己会复原或必死的病人身上,都会发生。
5、这种经历不受文化背境和宗教的影响,无论是美国的还是印度的濒死病人,都说看见了黑暗的通道、亮光和已故的亲属等等。
6、应该肯定的一点是,有宗教背景的人肯定会认出他所遇见的神灵。印度的佛教徒不会看到耶稣,也没有基督徒会看到印度的活佛。神灵不能自己证明自己,而是被观察者所证实。 加州大学医学中心生理学副教授查尔斯·加非勒医生(Dr.Charles Garfield)总结他的经验说,死后所见的异象与药物幻觉,以及病人在极大痛苦中的联想都不同。我自己的观察也证实了这点,药物的影响,酒精性震颤,一氧化碳中毒与精神反应所见到的,大半是今世的事物,决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罗林博士(Dr. Maurice Rawlings)
作者曾是美国多家著名医院的主治医师,并曾在五角大楼、美国心脏病协会国际教学部、田纳西州大学医学系等机构任职。

廣告

迴響已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