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者的瑜珈


萬福的主說:「有一棵根向上,樹枝向下的榕樹,他的葉子是吠陀經詩歌。誰知道這棵樹便是吠陀經的知悉者。」
這棵樹的樹幹向上也向下伸展,受物質自然的三個型態所滋養,細枝便是感官物件,這棵樹也有向下的根,而這些根便被捆綁在人類社會的獲利性活動中。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可能理解這棵樹的真正形狀,沒有人能夠知道它從那裏開始,在那裏完結,或它的根基那裏,一個人應該以決心及屏除的武器砍下這棵榕樹。他這樣做便能夠尋找出那處一旦達到便永不用再回來的地方,從而歸依那一切事物的由來與及一切事物自沒有記得起的年代開始便處居其中的具有至尊無上性格的神首。
一個免于迷惑,虛假威望,虛假聯繫,與及瞭解永恆性,終結了物質欲望與及免於快樂及困苦的雙重性,還有知道怎樣去皈依至尊者的人,便達到那永恆的王國。
「我」那個居所並不為太陽、月亮、或電力所照耀。誰到達那裏便永不再回來這物質世界。
在這個條限了世界裏的生物體都是「我」永恆的、片段的部分,他們是永恆的,因為條限了的生活,他們很艱苦地與包括心意在內的六個感官掙扎。
在這個物質世界中生物體帶著他對生命的不同概念從一個身體轉換到另外一個身體,就好象空氣帶著芳香一樣。
如此,生命體便投身於另外一個粗略的身體,得到某一類型的耳朵、舌頭、鼻子及觸覺,這些都一心意組合在一起,這樣他便享受某一特定的感官物件。
愚蠢的人不能夠瞭解一個生物體怎樣離開他的身體,他們亦不能夠瞭解在物質自然型態下他享受的是什麼身體。但一個具有慧眼的人能夠看到所有這些。
處於自覺境界努力進取的超然注意者可以清楚看到所有這些。但是那些並不處於自覺階段的人雖然努力也不能夠看到什麼事情在發生著。
驅散整個世界黑暗的太陽的光輝由「我」而來。月亮的光輝及火的光輝也是由「我」而來。
「我」進入每一個星球,他們由於「我」的能量而能夠在軌道上駐留,「我」變成了月亮因而供應所有蔬菜生命的液汁。
「我」是每一個生命體內的消化的火,「我」也是呼出和吸入的生命之氧,「我」這樣消化和四種類型的食物。
「我」處於每一個人的心中,我帶給他們記憶、知識及遺忘。通過吠陀經便可以認識我。我是維丹達的編輯者,我洞悉吠陀經原本。
有兩類型的生物體–會墮落的和不會墮落的。在物質世界上每一個生物體都是會墮落的,而在靈性世界上每一個生物體都被稱為不會墮落的。
在兩者之外的,便是偉大的活著的人物–主他自己,他進入這些世界和維繫著他們。
因為「我」是超然的,超越於會墮落的和不會墮落的兩者之上,又因為「我」是最偉大的,在世界上和吠陀經裏「我」都已至尊的人而享負盛名。
誰沒有懷疑地知道「我」是具有至尊無上性格的神首,便被認為是一切事物的知悉者,因此他邊從事于完全的奉獻性的服務。啊,伯拉達之子。
這便是吠陀經典的最機密部分,啊!沒有罪惡的人,現在有「我」將它揭示。誰瞭解這一點便會變的聰明,而他的努力會達到完整的境地。
這樣便結束了巴帝維丹達對史裏瑪博伽梵歌第十五章有關於普怒索淡瑪瑜珈(對至尊者的瑜珈)各節的要旨。

 

博伽梵歌第十五章

廣告

迴響已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