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激辯的話題


「我們的宇宙有估計三千多萬種不同動植物,窮一生為生存搏鬥,無論在陸地或海洋,令人驚嘆的奮鬥例子隨處可見。」講述昆蟲那一集,旁述員說,雖然昆蟲類的身體結構基本上相同,都有外殼,分為頭部、胸部和腹部,但為了適應不同生存和繁殖的因素,會一步步演化,切合達爾文所說的適者生存理論。例如南美洲巴塔哥尼亞的雄性鍬形蟲(Darwin’s Beetle)用長角和對手爭奪配偶,相反,雄性大蠟蛾會伸出腹部羽毛狀的腺體,釋放外激素來吸引雌性。大自然的微妙,令我難以相信世界沒有造物者。

創造論和進化論是無神論者和宗教人士之間經常激辯的話題。以宇宙大爆炸理論成名的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最近在新書The Grand Design中指出生物的起源可追溯至宇宙大爆炸和地心吸力的物理定律,並不需要上帝。坎特伯雷大主教坎威廉斯(Rowan Williams)反駁,這仍不能解答宇宙大爆炸從何而來、生命怎樣從無到有的問題。他們像小孩子般各持己見,一派說有宗教信仰的人證明不了創造者的存在,另一方說無神論者亦證明不到祂不存在,最後還是沒有結論。

普羅大眾看來沒有這樣極端:很多信徒相信科學是創造延伸出來的證據,生物有共同始祖,能以基因調配進化為成千上萬的物種;沒有信仰的人能接受生物的各適其適並非出於偶然,而生活的智慧、食物鏈之中平衡的生態關係,也超越了單純的存在理念。早在科學實驗盛行的十七世紀,培根(Francis Bacon)為要讓人了解世上最偉大的兩件事─大自然和《聖經》,創立起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提倡實驗分析的重要性,不要人云亦云。牛頓、物理學家虎克(Robert Hooke)、化學家波爾(Robert Boyle)等人的發現和發明,與英國教會所傳講的福音共存。今天,相信有造物者的人反而被作家Christopher Hitchens稱為迷信;是生物學教授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口中像「豬般愚昧」的無知者。
翻看達爾文所寫的著作,只不過像紀錄冊一般,詳細描繪了他所見的生物、比較及研究異同之處,並沒有藉此來推翻信仰,或是作為掩飾自己主觀粗糙理論的保護色。論科學、論宗教,甚至要推翻其中一方,都必須合乎邏輯。也許達爾文和西蒙都解釋不到誰對誰錯,但他們向人展示出的自然奇觀,比任何學說理論更有說服力,信不信且由人了。

作者為牛津大學博士,曾於劍橋擔任管理顧問    毛羨寧

廣告

迴響已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